名周炒咸鱼

凹凸持续掉坑x

专注螺丝厨

苗疆回坑中/坚定萧厨不动摇

为老萧玩命打call

咸鱼/墙头众多/爬墙迅速/专注冷逆cp

儿童画手/老年车手

凹凸cp嘉金/all嘉皆可食用

主食金嘉/雷嘉/双嘉

瑞金/金瑞雷点拒食



开宝/凹凸/苗疆/梦百相关


单方钦定斯诺菲丽亚二皇子妃x

过激雪二厨注意x

【雷嘉】主题不明的一点开车片段(真的非常短)

存在ooc与渣文笔x

不如说这种事情是必然吧。

雷狮露出微笑看着眼前的光景,眼角的擦伤及淤痕证明他的状态并不如此时的神色那样从容,但没关系,他已经获得他想要的了。

嘉德罗斯。

这个不可一世的,灼目的,金色的人物终于被他攥在了手中,哪怕是以卑劣不堪的手段。

而此时的大赛第一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事实上他的意识并不算太过清醒,限制元力的链子束缚了他的四肢,而在那之前对方已然给他注射了催情及松弛肌肉的药剂。

周身反常的无力感和体内涌起的前所未有的情潮搅得嘉德罗斯意识模糊,但不甘受制于人的本性则使促他不断挣扎,哪怕这是徒劳无功的抗争,作为罪魁祸首的男人则站在他面前欣赏着一切。

男人将手指贴近他的脸颊,但又不真正触上去,只是得意的看他那双金瞳内氤氲着水汽而眼角被逼出微微潮红的虚弱样子。

“感觉怎么样,我们的……大赛第一?”

男人眯起眼,凑近了亲吻嘉德罗斯弧度上挑的凌厉眼角,他轻声呼出气音,而不指望从对方那儿得到答案。

这是单方面的掠夺,亦是单方面的盛筵。

雷狮握住对方被铰链束紧的手臂,那截原本白皙的皮肉被勒出刺目的深红色,像有荆刺于其上蔓延,而他则俯身舔舐那象征段脆弱的艳红痕迹。

舌尖触上皮肤时粗粝温热的的触感激得嘉德罗斯打了个颤,想要抬手将人推开却发现根本没有这个力气,反倒是动作带着手腕上缚链相撞,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响。

                                                                   ——tbc



白嫖雷嘉tag一段时间了理应撒点粮,有一段时间不开车了手又生了x
写不写的完看造化吧(咸鱼躺)
@Surveillance




 

 

评论(2)
热度(25)

© 名周炒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