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周炒咸鱼

凹凸持续掉坑x

专注螺丝厨

苗疆回坑中/坚定萧厨不动摇

为老萧玩命打call

咸鱼/墙头众多/爬墙迅速/专注冷逆cp

儿童画手/老年车手

凹凸cp嘉金/all嘉皆可食用

主食金嘉/雷嘉/双嘉

瑞金/金瑞雷点拒食



开宝/凹凸/苗疆/梦百相关


单方钦定斯诺菲丽亚二皇子妃x

过激雪二厨注意x

【双嘉】数据记录(自行车注意,有ooc情节手动预警)

依然是旧设×现设x

是一辆双嘉车……的车头x

后续我们有缘再见(什么)

最近出奇的沉迷这对x(内容含个人理解注意x)

本来想用自设的称呼写的毕竟两个嘉区分不方便x但是害怕大家看不习惯所以放弃了x

还是按旧设(嘉德)现设(罗斯)这样的称呼来了x

画手不务正业写文,如果有ooc大家多担待(鞠躬)

以下正文↓

“做这种事情需要感情的吗?”

  那双金色瞳眼的主人带着疑惑望向他,发出探寻的问句。

  “我想应该要…不,我也说不准,只是按他们发下的命令行事而已。

  就是这样,再过来一点就好。”

  作出回应的少年将手指抚上对方那张与他在外观上看来完全一致的脸颊,过于相似的眉眼与如出一辙的金发金瞳使得这两人紧挨时的场景使人疑心看到了幻惑的镜像,或神明创造的一对双生子。

  而实际却并非如此,他们是上位者达成野心的产物,浸满营养液的器皿是他们的诞生地,而实验室的金属顶板构成他们冷色的天空,普通人享有的幸福或不幸早已与他们隔离,他们注定成为“神明”,或化作通向“神明”之路的奠基石。

  “真是亏那群老家伙想的出来……我出去一定要杀了他们。”

  其中带着黑色耳饰的少年忿忿道,虽然两人的容貌看起来别无二致,但比起另一人,他的语气却显出小孩子赌气般的青涩感来,而轮廓圆润的脸颊也同样泛着红,比起其他皮肤偏艳的颜色隐约昭示出他此时的状态不太对劲。

  “好啊,我是相当赞成,不过现在,罗斯,你还是先考虑下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这个房间里的数据监测仪器可是没停止过运行 。”

  另一名少年则扯下自己脖颈上的红色围巾甩在一边,他的状态并不比对方好多少,研究人员在他们体内注射的药物恪尽职守的发挥起作用,不正常的欲望蒸腾起的热度通过神经导向四肢百骸,即使是脑内的处理系统都感觉要被这股热度所侵蚀:

  “我已经把他们留的监听和监控的线路断了,这点你可以放心。”

  “我不是担心这个,那群渣渣还没胆子直接监视画面……喂,嘉德,你怎么了?”

  被称作罗斯的少年见对方没反应,便拽了下对方贴身的袖子:“怎么不说话。”

  “药物,剂量的问题。”

  嘉德皱了皱眉,在注射剂量方面他的药量比对方的似乎要更多一些,而这造成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对方只是感到身体灼热,呼吸不畅的程度而已,他则已经要被这该死的药物左右感官了。

  “那就如他们所愿,做呗。”反正出去就砸了这里。

  不顾对方眼中闪过的惊愕情绪,罗斯扯过他的手腕,将人拉近自己身前,于是抬眼间两双金瞳完全对在一起,四目相对间并没有温柔缱绻的火花擦过,当然他们也不向彼此索求这无用的情绪。

  比起所谓的“爱”和“喜欢”或“依恋”,“习惯”,“安心”这样的形容更适用于解释他们的接触。

  嘉德亲吻上对方的唇瓣时倒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他们对彼此的一切太过熟悉,相近的基因数据使得他们的身体状况甚至体温都没什么差别,接吻的动作只不过是按脑中搜索到的与此相关的数据行动,但他仍然抑制不住的睁眼去观察对方此时的神色,就像凝视着另一个自己:

  “感觉如何?”

  “虽然没和别人的对比过,但我敢保证你的技术不怎么样。”

  那双与他相似的金瞳里盛满戏谑,不过嘉德仍可以从那片金色的海洋中窥见掩藏在平静表面下的波澜:

  “是吗,那大概得怪那群研究员传输给我的相关资料还不够完全。”

  “那还真是有必要找时间补齐啊。”

                                                                ——tbc

  双嘉好吃!

  all嘉好吃!

  希望太太们都能入坑(你)

   @Surveillance
 
 

评论
热度(58)

© 名周炒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