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周炒咸鱼

凹凸持续掉坑x

专注螺丝厨

苗疆回坑中/坚定萧厨不动摇

为老萧玩命打call

咸鱼/墙头众多/爬墙迅速/专注冷逆cp

儿童画手/老年车手

凹凸cp嘉金/all嘉皆可食用

主食金嘉/雷嘉/双嘉

瑞金/金瑞雷点拒食



开宝/凹凸/苗疆/梦百相关


单方钦定斯诺菲丽亚二皇子妃x

过激雪二厨注意x

【小伽】红灯(2)花吐症paro,刀片向注意x


cp小伽预警x
辣鸡初中生式小言文风预警x
前篇请戳头像x

以下正文↓

“伽罗吗?”
  少年的声音继续从电话那头传来,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应了一声:
  “嗯, 小心……你什么时候回来?”
因为持续的咳嗽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于是只能压着嗓音与对方话交谈,忐忑间他祈求自己的表演能够不对方发现异常。
  “今天下午。”
  小心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斟酌词句似的,几秒后他略低的嗓音再次于电话中响起:
  “伽罗,你没事吗?”
  “啊?你想多了,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好的很。”
  十分生涩的辩解和不自然的腔调,他甚至害怕下一秒自己的秘密就会被揭穿。
  但对方并没有。
  少年只是用自己一贯听不出喜怒的语气说着:
  “我在电话里听博士说了,他说你这几天的脸色都不太好。
   你要注意身体。”
  “没,我没事,你别多想。”
  比起尖酸的诘难更为致命的反而是真挚的关切与温柔。
  呼吸为之一滞,手指攥紧了电话线,青年露出几日以来最为得体的微笑,以平稳和缓的语气撒下他与对方相识以来的最大谎言:
  “何况下午你就回来了,等下午见到我就能放心了吧。”
  “好。”
  电话那头的少年应了一声,而听筒的那边隐隐约约传来其他喧闹的声响。
  “我那边有事,先挂了。”
  少年的声音突然有些急促起来,似乎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少见的匆匆的结束了这通简短的对话。
  “小心?啊……好吧,你注意安全。”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他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这点。
  煎熬的言语终于在仓促间被掐断,伽罗如释重负的轻叹一声,隐约不详的感觉却弥漫起来。他总觉得不仅是自己,小心的态度也是有些反常的,但现下他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
  他吐花的症状已经是陷入重度的,无药可救的病症注定会让生命走向枯竭。
  但他不想让少年再承受一次自己离去的痛苦了,这是不公平的,于是就以缓和些的方式,找好理由借故离开吧。
  动身的时间定在今天下午,有去无回的单程票,只要以长期离开的借口无声无息的死去,谁都不会发现。
  当然,前提是他表演的足够好的情况下。
  将事先准备好的信笺折好压在对方的枕头下,单薄的信纸上内容实际上只有一句“有事离开,安好勿念”而已。
  但这并非是他的本意。
  伽罗早应在小心启程的那一日后就离开,却拖拖沓沓磨了将近一周才要走,想要在这个家里多留一些时日的愿望阻挠着理性计划的实施。
  他原本也给小心留了一封很长的信,里面絮絮叨叨的乱扯了一通,大致是叫说自己有事离开叫他今后照顾自己好好生活之类的。信中没有一句是假话,但也唯独不提一句“我喜欢你”。
  到最后伽罗还是将那封写得乱七八糟花费了三四张信纸的草稿撕掉扔了,那些反复涂改的痕迹就像证据一样,会暴露其中脆弱的情绪来。
  因此装作毫不在意的态度才是合适的。
  “是时候离开了。”
  窗外的天色转向黄昏的黯淡朦胧,他小声告诉自己。
  ……
  流转的夕阳,虚幻的橘红色,以及飞船舷窗外因快速移动而扭曲的景色。
  即使我不怕痛,也不怕死,只怕你难过。
  但这次恐怕也要让你失望了。
  不出他计划的,透过窗玻璃他看见了开心一行人归来的身影,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他心心念念的黑发少年。
  虽然是远远的一闪而逝的片影,但已经足够了。
  模糊间他看见小心带着擦伤的侧脸,以及少见的焦灼不安的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的神情。
  对方的神情鲜明的映入眼中,随之而生的担忧与负罪感像是断罪的楔直插心里。
  飞船离地时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少年察觉了什么似的抬头朝他的方向望去,即使知道对方不一定看得见他,但伽罗仍不安的缩了缩身子,将衣领往上拉高些。好在似乎由于距离的原因,对方的视线只在他那儿停留了短短一瞥便转头离去。
“虽然知道是自己的罪孽,但还是想赶在离开前再见他一次,哪怕是远远看一眼也好。”
  深夜梦回中的默念,一切计划的初衷。
  皆因心中的妄念而起。
  伽罗凝视着少年因距离拉远而逐渐模糊的身影,手指抵着窗玻璃上的薄霜描画出个模模糊糊的人形。
  目光是不舍的,嘴角却抿出一抹往日似的意气风发的笑来:
  “小心,我终于赢你一次。”
  他轻声低语,昔日两人相处的场景历历在目,少年清秀锐利的眉眼也随着思绪的回溯在脑中分明起来。
  初见时对方还只是个眼神坚毅却稚气未脱的小孩子,但不知怎么的就已经变作现在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翩翩少年,吸引的粉丝倒是比过去还多,只要稍稍一个抬眼,后面跟着的一堆大姑娘小媳妇就红着脸走不动路。
  想到这里他又笑起来,这是他引以为豪的搭档,他心中真正思慕的人。
  但笑着笑着喉中又咳出几片不合时宜的花瓣来。
  实质化的隐痛积在掌心里,洇晕成血似的一片殷红。

                              
                                 ——tbc

  估计下更完结x
  不要脸的求小红心求关注x(咸鱼住口)
 
 
 
 
 
 
 
 
 
 

 
 
 
 

 
 
 
   
 

评论(1)
热度(17)

© 名周炒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