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周炒咸鱼

凹凸持续掉坑x

专注螺丝厨

苗疆回坑中/坚定萧厨不动摇

为老萧玩命打call

咸鱼/墙头众多/爬墙迅速/专注冷逆cp

儿童画手/老年车手

凹凸cp嘉金/all嘉皆可食用

主食金嘉/雷嘉/双嘉

瑞金/金瑞雷点拒食



开宝/凹凸/苗疆/梦百相关


单方钦定斯诺菲丽亚二皇子妃x

过激雪二厨注意x

【小伽】红灯(4)花吐症paro,刀片向注意x

  本章主要小视角注意√
  以下正文↓

  一点鲜红的热血顺着他的脸颊划下来。
  黑发的少年微微喘息着停下自己的动作,以一贯的平静结束了眼前这场战斗。
  “小心,你没事吧?”
  同伴的喊声从远处出来,他摇了摇头以表达自己的状态良好,沉默着用手背将自己脸侧的一抹血擦去。实际上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样镇定,不如说是罕有的急迫不安。
  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驱使着他现下的一切行动。
  他得尽快回去。
  见自己的搭档。
  一周前伽罗在机场送行时表现的举动就已经让他发觉到可疑的异状,即使对方强装出笑容,小心也同样能察觉到他眼中所隐藏的苦楚。
  发生了什么?
  小心当时很想问一句,但他终究是不会开口的。
  他坚信伽罗必定是遭遇了什么难以寥寥几语解释清楚的事情,而这事情对方暂时并不想让他知道,那他就不问。
  就像在小心即使再翻来覆去的想念对方,也不会主动打电话对伽罗说一句“我想你”一样。
  很多含蓄而纤细的心思是不需要言语表述的,它们只需要如蛛丝般静静在角落蔓延就已足够,这样共同的认知也向来是他与伽罗之间某种齿轮般契合的默契。
  但这样的联结也许即将被离散了——小心不知为何有种这样的预感。
  一周不见的时间,他无从得知对方在这几天内遭遇或决定了什么,即使请求博士帮忙转告对方的情况,但那种缭绕在心中隐约刺痛的不详感觉却始终不散。
  于是当小心向提出想要早些回去的要求时,尽管他的同伴们纷纷露出不解的神色,但在他坚持的态度下,一行人终究还是同意加快行程提前返回。
  意外出现在他们返航的时候,飞船不知为何遭到了大批不知来由的外星生物的侵入阻拦。以小心几人的身手对付这些生物是不成问题,但行程毕竟是被拖慢了。
  伽罗将电话拨过来时小心正错身避开来自敌方的一击。
  言谈的分神必定会影响战斗的效率,但他毫不犹豫的,几乎是以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般的打法扫平了周围的一圈敌人后,以自己沾着猩红血痕的手指摁下了接听键。
  “喂?”
  即使汹涌的情绪在胸口呼啸奔腾,但吐出口的不过仍是寡淡无味的单音节。
  “伽罗吗?”
  喊出那个在心底默念循环过无数回的名字。
  “嗯, 小心……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终于如愿以偿的听见了对方的声音,哪怕是隔着失真的电波频率,也足以平静他不宁心绪的,来自对方的言语。
  “今天下午。”
  这是相对乐观的估计,事实上小心也没办法保证在这场战斗后能毫无拖延的赶回家中,但他还是笃定的回答对方。
  想要快点见到他。
  “我在电话里听博士说了,他说你这几天的脸色都不太好。
   你要注意身体。”
  少年一字一顿的说着那些简短却几经斟酌过的言语。
  他偶尔也因为自己的不善言辞而懊恼。
  而这种情况下便表现的尤为明显,在脑中绕了几转的积蓄了一星期的心绪,最后也不过是笨拙乏味的几句话。
   “没,我没事,你别多想。”
  完全不能让人放心的辩解。
  “何况下午你就回来了,等下午见到我就能放心了吧。”
  两人言谈的间隙间,来自小心身后的攻击已然袭来,被刀刃斜刺入肩胛的感觉并不好受,但他仍强咬着牙反身斜踢撂倒了敌方——
  伽罗的电话还没有挂断。
  压着愈发急促的呼吸,少年轻声对电话那头回了个“好”。
  “我那边有事,先挂了。”
  他并不想让对方觉察到这场战斗而在家中陷入无意义的担心。
  伤口并不是足以令小心畏惧的东西,但想到回家后对方可能会询问这些伤痕的原因,少年就困扰的叹了声气。
  这种迫切而不安的心情同样也影响了他接下来的行动,他的同伴们甚至忧虑的询问他是否需要先休息一会儿。
  “我……没事。”
  而家中唯一的女孩在替他简单处理伤口后便以不容置疑的强硬态度将人推进了飞船客舱里:
  “这里有我们,至少现在先去休息一下。”
  他低着头道了声谢,终究也没再推拒。
  或许确实是太过疲倦,他在躺回坐位后不久竟然真的睡过去了。
  睡梦中有些断断续续的片段在脑内中闪过,不过也并非是什么具体的图像,只是些隐隐约约的记忆,变幻着勾勒出同一个熟悉的身影。
  暗自滋长,早已越界的感情。
  但小心并不以此为恶。
“等到合适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
  这是少年在犹豫数次后在心中为自己定下的目标。
  现在的自己,即是做出牵住对方的手或者从后面抱住对方之类的举动,也会被对方当成是小孩子撒娇任性的举动而被宽容的默许过去。
  但小心很清楚自己的心思绝非是开玩笑的一时嬉闹。
  他早已不是当初孩童的年纪,而成人之间对他而言显得禁忌的那份情欲,他也在与伽罗相处间逐渐触碰到了。
  只要维持表面上端正冷淡的态度便可以放肆自己亲昵的举止。
  这是两人长期相处以来他所发现的诀窍,但渐渐的小心便发现仅是这样已经不够了,他确实的渴求着与对方的接触,但愈加炙烈的念头是不只满足于单薄的握手或拥抱的。
  小心真正大胆的举动源于某夜临睡前一个不经意的念头,少年躺在枕上瞥向自己身旁睡熟的蓝发青年,不知怎的就起了想要对他做些什么的心思。
  当夜的月光算不上特别明亮,只够将人的面影照个大概轮廓出来,但这样昏暗的氛围也莫名能的鼓动人心,于是少年就大着胆子用自己摘了手套的指尖透过丝缕斜散的蓝发去触对方的脸。
  柔软泛温的触感,他本并不陌生,但心中浮躁不安而隐隐期待的情绪却是从前未有过的。
  鬼使神差的,小心将手指划至对方的嘴唇上。
  那里泛着湿润的皮肤是与周围不同的,它本身便带了引人遐想却不容人轻易染指的艳色。
  但相比嘴唇小心更感兴趣的实际上是对方的颈部,他轻手轻脚的将对方显得碍事的发丝拨开,怀揣着一点激动与虔诚的俯身凑近那处因血管密布而显得格外脆弱的皮肤。
  齿间抵上伽罗颈侧时对方皱起眉头发出唔的一声,小心差点以为对方醒来了,而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动作尚未将人吵醒。
  于是他便试探的继续加大一点力度,舌尖轻挑着探上对方喉结处的凸起,缓缓渐进的动作,直到对方脖颈血脉涌动的律动都在自己口中清晰可感。
  温微的一点月色下亦真亦幻的情景,却不仅只是一厢情愿的梦境。
  ……
  飞船驶至星星球时小心恰好也从降落的晃动中清醒过来,他揉了揉眉心,开始思考自己是否要给伽罗再打个电话确认一番,但继而又纠结起开口的措辞内容来。
  还是不打了。反正过一会儿对方肯定会来机场接他们的。
  想着即将与对方见面的场景少年的心情都好转了许多,那张通常不显露多余表情的俊秀面孔都由此泛上些隐隐的笑来,他恢复了精神似的将带给对方带的一堆纪念品从行李架上抱下来,就连身上那些尚未完全恢复的伤口都无法影响他因心情愉悦而变得格外迅捷的动作了。
  小心这一突然的变化大家看在眼里,却也不点明,只是都在心里暗暗的笑叹这两人的感情好,才一周不见就日思夜想成这样的,活像热恋中的小情侣。
  但轻松的氛围却在一行人下了飞船舷梯的那一刻被打破了,机场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中唯独见不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喧闹的人潮回响中陌生的航班中开始起飞,即使少年反复用目光搜寻,也没能见到他所期盼见到的那个人。
  而当他将目光扫向不远处一艘正在缓缓驶离机场的飞船时,心中忽然闪过一丝莫名的痛楚。
  那是无关理性原因的,几乎本能的一种反应,但略加思索后他仍移开了视线,或许真的只是自己多想了呢。
  “怎么回事……没有看见博士,伽罗也没有来。”
  开心环顾四周后同样露出疑惑的神情来,而一旁的金发少年则提议道:
  “打个电话回家里问问看不就好了?”
  等了好一会儿后家中的电话总算是被拨通了,他们的监护人似乎才刚睡醒,开口时声音仍带着浓浓的困意:
  “喂,是开心啊……怎么了?”
  开心也向来是个急性子的,刚接通到电话便是开门见山的一通问:
  “博士,今天我们回来了你怎么没过来接我们?”
  “啊,伽罗说他会去啊,怎么,你们没看到他吗?”
  “没有啊……”
  而闻言的黑发少年则肩膀一颤。
  他是背对着众人的,于是渐暗的黄昏给他的身影笼上一层虚薄的光,却无人看的到他当时的表情来。
 
                               ——tbc

  大概真的是下章完结了x(掏出刀片)

  撇开这篇文的设定不谈我真的特别期待等小长大成年之后把上将各种花式play(不可描述)的场景(*´艸`*)
  果然我还是适合当车手吧x

 
  
 
 
 
 

 
 
 
 
 
 

 
 
 
 
 
 
 
 
 
 
 
 
 
 
 
 
 
 

 
 

 
 
 
 
 
 
 
 
 

评论(10)
热度(25)

© 名周炒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